1. 华尔街大师首页
  2. 最新热点事件

不仅国会议员,美股公司高管也开启抛售模式,贝佐斯套现34亿美元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rey Bezos)在2月的第一周,也就是美股见顶前不久,总共卖出了价值34亿美元的股票。

不仅国会议员,美股公司高管也开启抛售模式,贝佐斯套现34亿美元

外媒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从2月初到上周末,全美上市公司高管总计出售了价值约92亿美元的本公司股票。

分析显示,由于标普500指数从2月19日的峰值下跌了约30%,截至3月20日收盘,这一抛售为包括许多金融业人士在内的高管们免去了总计19亿美元的潜在损失。

该媒体查阅了4000多份与2月1日至3月19日期间美股上市公司的高管出售股票有关的监管备案文件。卖方避免的损失是基于自卖出之日起至持有至3月20日的差价。

迄今为止,套现规模最大的高管是贝佐斯。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rey Bezos)在2月的第一周,也就是美股见顶前不久,总共卖出了价值34亿美元的股票,如果他在3月20日之前一直持有这笔该公司股票,他的账面损失将再增加3.17亿美元。

最新可获得的监管文件显示,这些交易约占贝佐斯在亚马逊所持股份的3%。他在2月的第一周卖出的股票几乎和之前12个月卖出的股票一样多。

亚马逊没有立即代表贝佐斯发表评论。

没有迹象表明,这些高管出售股票是基于任何内幕消息。今年2月,美国股市创下历史新高,高管们经常在年初出售股票,原因包括税收和其他方面,其中包括预先设定的交易策略。但根据对监管备案文件和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数据的分析,美国公司高管们出售股票的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三分之一。

在2019年2月和3月的同一时期,美股公司高管出售了价值约64亿美元的股票

虽然贝佐斯的套现规模已经占到今年所有美股公司高管套现额的三分之一多,但出售股票的其他高管仍高达数千人。分析发现,今年2月和3月,分别有150多名高管卖出了价值至少100万美元的股票,而此前12个月他们没有卖出任何股票。

华尔街高管也在大肆抛售,包括贝莱德公司的CEO劳伦斯-芬克(Laurence Fink),他在2月14日当天卖出25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避免了至少930万美元的潜在损失。数据分析公司IHS Markit Ltd.的首席执行长乌戈拉(Lance Uggla)在2月19日前后出售了价值4700万美元的股票。如果乌戈拉保留了这些股份,它们的价值就会缩水1920万美元。但一位发言人表示,这些股票是按照预先设定的计划出售的。

贝莱德的一位发言人说,芬克出售的股份只占他所持股份的一小部分,去年同期他出售了价值1800万美元的股票。据芬克最新提交的文件显示,他的持股比例约为5%或更少。

由于新冠疫情的肆虐,美国一些最脆弱的行业正在摇摇欲倒,而高管们的交易意味着个人股票损失的减少。

最近州政府下达限制集会的命令几乎使得一些行业处于停摆状态,即使禁令解除,公众将如何反应还不清楚。

部分抛售是由政府批准的交易计划引发的,即所谓的“10b5-1计划”,该计划允许企业高管和董事提前设定特定价格或特定日期来出售股票。

为企业治理实践提供咨询的亚当-爱泼斯坦(Adam Epstein)说,股市暴跌可能引发了一些计划,具体取决于细节。

“不变的是,即使有这样一个计划,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CEO出售股票对投资者总是不利的,”爱泼斯坦说。他建议首席执行长们构建自己的投资组合,这样在公司股价大幅下跌时,他们就不必为了套现而被迫抛售股票。

一些出售股票的高管来自受经济危机打击最严重的行业。美高梅国际集团即将离任的首席执行长穆伦(James Murren)出售了该公司2220万美元的股票,避免了潜在1490万美元的损失。该公司股价上周五收于9.11美元,较2月份的高点下跌了73%。

穆伦在2月19日和2月20日市场见顶时出售了这些股票。一位发言人指出,这笔交易是在穆伦宣布离开米高梅一周后进行的。3月22日,内华达州州长史蒂夫-西索拉克(Steve Sisolak)任命他领导该州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工作。

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联合创始人兼董事罗文(Marc Rowan)是一位今年套现而去年未出售股票的高管。他在2月和3月初卖出了99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避免了约4000万美元的账面损失。一位发言人提到了阿波罗的一份公开文件,该文件描述了去年秋天实施的一项计划,该计划允许罗文出售股票。

上周,几名国会议员及他们的配偶和投资顾问遭到抨击,因为他们在国会开会讨论冠状病毒威胁后抛售了股票。

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伯尔(Richard Burr)听取了有关疫情的详细简报。2月13日,他和妻子卖出了价值170万美元的股票。乔治亚州共和党参议员吕弗勒(Kelly Loeffler)也出售了一些股票。

吕弗勒说,她不知道这些交易,出售是由投资顾问处理的。伯尔则表示他是根据公开新闻报道做出交易决定的。

吕弗勒的丈夫斯普雷彻(Jeffrey Sprecher)是洲际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 Inc.)的首席执行官,也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所有者。在此期间,他出售了价值18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其中包括今年3月出售的1500万美元。分析显示,相比之下,斯普雷彻2019年月均出售股票规模才不足200万美元。

根据分析,如果他持有该公司的股票,其价值将缩水约300万美元。洲际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在一份声明中说,斯普雷彻的销售是提前安排的交易计划的一部分。

随着股市下跌,Marsh & McLennan Cos公司首席执行官格拉泽(Daniel Glaser)出售了2650万美元的股票,减少了670万美元的潜在损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出售是按照预先设定的计划进行的,他在前两年的3月份也曾出售过。

债券评级公司穆迪公司首席执行长麦克丹尼尔(Raymond McDaniel)出售了价值1,000万美元的股票,而他在2019年的月均出售规模为330万美元。分析显示,他在这些交易中避免了约270万美元的账面损失。

穆迪的一位发言人表示,麦克丹尼尔的出售是“根据去年11月出台的10b5-1规则的交易计划,通过股票期权的自动行使进行的。”该发言人说,从那时起,计划就没有改变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华尔街大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llstreetgm.com/%e6%9c%80%e6%96%b0%e7%83%ad%e7%82%b9%e4%ba%8b%e4%bb%b6/18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