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华尔街大师首页
  2. 最新热点事件

美团财报2019年首次实现年度盈利,骑手工资占总佣金收入82.7%

3月30日,美团点评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显示,公司全年总收入达到975亿元,同比增长49.5%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各行各业的日常经营都造成了影响。

美团财报2019年首次实现年度盈利,骑手工资占总佣金收入82.7%

3月30日,美团点评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显示,公司全年总收入达到975亿元,同比增长49.5%,经调整净利润为47亿元,经营溢利由2018年的负值111亿元转为正值27亿元。此外,2019年第四季度,美团点评收入为人民币281.58亿元,同比增长42.2%;调整后净利润22.7亿元,2018年同期为调整后净亏损15.82亿元,同比扭亏。

整体由亏转盈,美团在2019年交出了一份还不错的成绩单,然而前路仍存挑战。受新冠疫情影响,餐饮业持续承压,美团在财报中表示疫情对于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产生的下行压力,并预估今年第一季度收入将会同比负值增长及经营亏损,未来几个季度的经营业绩,亦会受到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带来的复工困难,也导致了外卖骑手的运力紧缺和成本上涨。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整个互联网O2O行业还将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骑手工资占总佣金收入82.7%

而人们最关注的还有外卖骑手的现状——作为美团带起的、被国家承认的“新职人”之一,其基数已经相当庞大,光美团就坐拥了399万骑手,他们解决了大量城市人口的吃饭问题,从事这份工作获益如何?

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继续强劲增长,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8.9%至3927亿元。但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相比去年增加35.7%,由329亿元增加至446亿元。这里增加的“销售成本”主要是外卖骑手的成本,即支付的工资、福利待遇等。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亿。这意味着,美团每天需要给骑手发放1.1亿工资。

美团的骑手模式意味着小型餐饮商家不需要拥有自己的外卖骑手,大大方便他们发展外卖业务,外卖佣金是由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项资费组成,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整体占比仅有20%,而配送服务费占总佣金费用达82.7%,也就是说美团佣金收入超过八成用于支付骑手的工资,可见对骑手收益保障力度之大。

美团财报2019年首次实现年度盈利,骑手工资占总佣金收入82.7%

从这个角度还可以看到,外卖骑手已经是解决就业的一个非常显著的方向,就拿这次疫情期间来说,从1月20日至3月29两个多月以来,美团平台新注册且已有收入的新增骑手达45.7万人,大大缓解了因为疫情导致的失业、收入减少等迫切问题。

当然,美团的骑手不是人人都能干,也不是一来就能干,我们可以看到街头飞驰的美团骑手,服饰、装备基本都是统一的,这些是实打实的硬件成本,以及上岗前的培训、外卖系统的投入研究,也是美团在外卖骑手身上的投入。此外,当外卖骑手也是脚踏实地脱贫致富的一条路径,美团《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扶贫报告》显示,美团骑手中有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这些骑手中已有25.3万人实现脱贫,脱贫比例高达98.4%。

美团财报2019年首次实现年度盈利,骑手工资占总佣金收入82.7%

很多外卖骑手都表示,这是一份可长期从事的工作,且从业时间越久,收入会越高,从而实现稳定就业,这离不开美团对外卖骑手的投入、保护和鼓励,将超过八成佣金支付给外卖骑手,也体现出美团要与骑手们共同成长,携手实现“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的愿景。

一季度预计亏损

财报显示,美团的营收主要来自三大业务板块,分别为餐饮外卖、到店和酒旅、新业务及其他板块。2019年第四季度餐饮外卖业务毛利率上升4.3%至17.7%,新业务及其他毛利率由亏损提升到21.2%,而到店和酒旅业务毛利率上升2%至88.6%。

餐饮外卖业务仍然是美团主要的营收来源。财报数据显示,美团全年总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2.3%至6821亿元,平台年度交易用户达4.5亿,其中餐饮外卖业务继续保持增长,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8.9%至3927亿元,实现营收548亿元,全年交易笔数同比增加36.4%,达87亿笔。财报称,2019年,低线城市仍然是用户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大多数新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

不过,受疫情影响,餐饮外卖以及到店、酒店及旅游等业务,在需求端以及供应端方面均面临重大挑战,这是美团预估一季度亏损的重要原因。

在2019年第四季度,美团餐饮外卖在低线城市的交易额增幅达45%。同时,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也由2018年的329亿元增加35.7%至2019年的446亿元,主要由于订单量增加而令餐饮外卖的骑手成本增加。美团数据显示,2019年有399万骑手从美团获得收入。

此外,到店及酒旅业务板块,美团交易金额增长25.6%至2019年的2221亿元,收入同比增加40.6%达223亿元。美团高级副总裁兼CFO陈少晖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受疫情影响最重的一些地区,比如包括武汉在内的湖北地区,降低了佣金率,公司也出台了一些针对商家的扶持政策。“我们的首要目标还是业务的增长,扩大业务规模,提高运营效率,而非短期的创收率。美团对于商家和消费者的收费合起来,占整体交易金额的比例低于国际同行。”

尽管全国已进入复工状态,餐饮业还处在困难时期。在全国有189家门店的蛙来哒,现在151家门店恢复营业,蛙来哒运营总监潘红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蛙来哒全国门店预计在4月初全部恢复营业。“餐饮业眼下还处于很困难的阶段,复工后,成本回归,利润却难以回归,客流严重不足,直接造成亏损。3月以来,蛙来哒业绩恢复率仅达到去年同期的30%。”

外卖方面,蛙来哒今年外卖订单量仅占去年同期的30%-40%。潘红玲表示,目前蛙来哒在积极推进外卖业务的进展,此前,蛙来哒在全国的门店中只有个别门店在经营外卖,疫情期间,为了扩大业务量,该公司在全国门店都开启了外卖服务。

美团阿里竞争升级

尽管2019年战况颇佳,但接下来,美团仍然要面临来自多方面的竞争。

3月16日,阿里本地生活线上召开“2020年商家大会”。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透露,未来一年,支付宝、淘宝、天猫、高德等流量入口打通后,饿了么口碑商家每天将迎来超过1亿的访问用户,佣金继续保持低于行业3%-5%的水平。

疫情冲击下,阿里巴巴和支付宝都进行了升级,更加强调将其业务消费者服务的综合平台,在其平台上加入了新的外卖、酒店、店内消费等入口,也出台了一些对于受疫情冲击的店家的扶持政策。此外,有数据统计,从1月20日开始,共有12.2万新骑手加入蜂鸟即配平台。

不过,无论是饿了么还是美团,其供需两端在2020年一季度的负增长已是不争的事实,而全年来看,何时能恢复到正常水平仍然是未知。而高企的运营成本仍然是未来优化的重点。

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496.5亿,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亿。外卖佣金是由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项资费组成,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整体占比仅有20%,而配送服务费占总佣金费用达82.7%,也就是说佣金超八成用于支付骑手工资。

自2020年1月20日至3月29日两个多月以来,美团平台新注册且已有收入的新增骑手达45.7万人。调研显示,这些新增骑手中,六成以上是来自生活服务业和制造业的转移劳动力,美团等生活服务平台,承担起就业稳定器的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看到了数字化、线上化对于餐饮运营效率和坪效的作用。发力外卖,几乎是所有餐厅无奈之下的“开源”选择。陈少晖认为,美团一直不惧怕竞争,阿里巴巴的业务重组和支付宝的改版,恰恰证明了美团目标的正确性,证明了这个市场的潜力,证明了美团业务模式和价值。“我们认为中国的市场巨大,这个行业的发展也正处于初期,欢迎竞争对手的加入,共同加速实现商业化,所有的生态系统伙伴也必将从中获益。”

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认为,餐饮外卖市场2月底至4月底有望迎来高增长。另根据测算,积极假设条件下,2020年餐饮业全年营业收入将下降4.2%,而悲观假设则将下降16.7%。

中国烹饪协会相关负责人则建言,当前疫情仍在持续,餐饮企业尚不具备大规模恢复营业的条件。为扶持餐饮企业渡过难关,重振信心,鼓励地方政府对属地餐饮企业给予水电费补贴、减免各种市政和地域性收费。同时,建议适度降低社保缴费基数,允许企业实行“留岗休假”,对生活困难的员工可以提供一定的生活性补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华尔街大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llstreetgm.com/%e6%9c%80%e6%96%b0%e7%83%ad%e7%82%b9%e4%ba%8b%e4%bb%b6/19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